当他们来找我们并哭泣时,我们觉得真的很难帮助

......当我们去那里分发救济时,我们面临了很多困难。我们看到有600人,但我们只能提供200人。我们知道每个家庭都需要它。当他们来找我们和哭泣时,我们觉得真的不可能帮助。